老山干部学院

回到我青春开始的地方——陆军63野战医院卫生员 谢楠

发布时间:2016-12-21 15:55:13   作者:   来源:文山新闻网老山干部学院   点击量 (276)  

 

 

如果一个人把青春搁哪里,那里一定会成为他最留恋的地方。这句话似乎是那么准确印证了我的情感轨迹。

我的如花绽放的岁月是在老山那片红色的地地上度过的。那里有我青涩萌动的理想,有我刻骨铭心的成长,也有我日日思念的战友。那里——是我青春开始的地方。

每当春夏之交,看到曾经艳丽的花儿在风中无奈凋零的时候,我会无端地哭泣。后来明白,这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场景,常常扯动着我敏感的神经,在不经意间触摸到有关老山的记忆。

泪眼朦胧中,依稀看见,那片土地上,一群花儿一样年龄的男女、在说、在笑、是的、年轻人么,自然有说不完的青春故事,有笑不完的撩人典故,那是多么令人怀念的幸福时光啊,多想,让那些阳光灿烂的瞬间就此定格,但,美丽的奢望间就猝不及防地远我而去了,遥远、再遥远,直到不可触摸。

当那场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恐惧、没有胆怯,以为,那就是激荡青春岁月里的一段插曲,以为,战争之后,我们的青春会更刚毅、更灿烂,可是,当鲜血突然终止了战友那蓬勃绽放的青春时,我们不得不从青春的童话世界里走出,迅速地成长起来了。

炮火、硝烟、鲜血、死亡……一个个充满血腥的字眼记录了那个已经离我们而去的年代。

漫长的厮杀终于结束了。但我亲爱的战友们,却静静地沉睡在红色土地里,永远不再醒来。每念及些,我便泪流满面不能自己,不要说我懦弱,那是因为你从未感受过那种生离死别的疼痛。

离开老山这么多年,因为求学、家庭和工作的忙碌,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老山就那样被淡忘了,但二十多年后,突然发现,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无法控制地飞回老山,去寻找我曾经残存在那片土地上的点滴记忆,我知道,二十多年的漂泊之后,我的心累了,此时,在云南的红土上,它找到了自己冥冥之中的归宿。而我,也注定,要伴记录了我血色青春的红土地一生一世。

那是一段血色的记忆和血色的浪漫。

作为一个不到20岁的女兵,我目睹了青春阳光的生命在枪炮面前那样无能为力,我目睹了至亲至爱的战友那渴望生存的眼神却束手无策,只能泪流满面,我目睹了战友的告别,再见时已成为冷清的墓碑……还记得,96团里我的老乡赵勇战友,他的笑容是那样干净、他的愤怒是那样的生涩,他的害羞是那样无时无刻,就是他,找我借15块钱买收音机,而我,却只借给他10块钱,于是他再攒够5块钱才能买到,但还没等来得及,他就走了,永远地走了……泪水已是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愧疚。至今还在疼痛。在前线,我做的最鲁莽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磨山烈士陵园拿着冲锋枪朝空中打了一梭子弹——我想开枪为牺牲的战友送行。却因此而结束了自己的三年军旅生涯。

复员后,我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我的老山,离开了那片埋葬着我战友们的红色土地。这就是青春留在我心灵深处的往事。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敢轻易去碰它,稍微一碰,便生疼生疼。

与把青春定格在烽火岁月里的战友们相比,我是何等幸运。狼烟四起的年代,国家有难,他们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又无怨无悔的倒下。

你是谁?为了谁?每当歌儿唱起的时候,是否有人还能记起他们的名字。是啊,战场上他们前赴后继倒下的时候,不会想到这么多,但在他们倒下二十多年后,我们难道真的把他们遗忘了吗?铭记他们,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的责任!

在梦里,我一次次看到了赵勇,看到了他牺牲之前他那英俊的面孔,泪水涟涟地从梦中醒来,才明白,赵勇寂寞了,他在提醒我,为他带上心爱的收音机,为他的墓培上一锹土。那一刻,如念家的孩子那般,突然迫不及待地想回去,回我的麻栗坡,回到葬着我战友的磨山。

走出二十多年刻意营造的幸福,才突然意识到,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自私的事情,在回避往事的同时,我也把我亲爱的战友们遗忘了。

再回麻栗坡,我手捧957朵玫瑰,徘徊在一座座冰冷的墓碑前,眼前浮现出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似在昨天,但泪水滴落处,却有悲伤在提醒我,彼此早已人天相隔了。

从麻栗坡回来,我的心便无法平静,在遗忘和铭记之间,我终于选择了后者。于是,为了不再忘却,带着一份对战友、对青春深深地眷恋,我选择了离开北京,带着家人,带着那颗孤独漂泊的心回到了我的云南,回到了我青春开始的地方。并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至今。

岁月如刻刀,无声无息间,带走了如烟往事,只留下一道道时间的印痕,但不论时光荏苒或者沧海桑田,记忆都不会老去,舍身为国的战友们不会老去,因为,他们永远守望着我们青春开始的地方。

俯首沉思,悲泣难忍。

再向天堂遥祭我那些亲爱的战友们!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