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干部学院

新兵——李宪树

发布时间:2016-12-21 15:56:52   作者:   来源:文山新闻网老山干部学院   点击量 (261)  

 

李宪树(山东黄县人,1983年10月入伍,在步兵一一八团七连参加新兵训练。当新兵训练结束考核中,由于各项军事科目和体能考核均名列前茅,由一一八团选拔到四十师司训队进行战前训练。)在排长焦石玺率领下有幸参加了老山作战的后勤保障任务。他们全排24名战士于1984年2月22日就开往文山州麻栗坡县曼棍农场进行战前适应性训练。

1984年4月28日收复老山的战斗打响后,排长焦石喜率领李宪树等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往阵地前沿运送弹药,并将伤员抢运下来送到后方战地救护所。这是新战士李宪树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残酷。每当他闭上眼睛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总能闻到那些混浊火药味的血腥,也总能看到那一片又一片殷红的鲜血,那是从一条又一条年轻的生命里喷涌出来的鲜血!

那些从前线抬下来的伤员,当死亡的阴影眷顾到他们身边时,他们依然保持着那样坚定的意志,坦然面对生命最后的分分秒秒。这天上午李宪树遇到两名重伤员,其中一名伤员的两条大腿被炮弹炸没了,一个完整的躯体,转眼之间只剩下半截身子,而此时此刻,他仍处于昏迷状态,从他身上流出的鲜血把他半个身子都染红了;另外一个伤员的整个身子到处都在流血,医生对他进行及时的抢救和包扎,最后除了留有两个鼻孔供他呼吸外,他全身上下都被紧紧地包扎了起来,可是,一切又那么不尽人意,在经过短暂的人间弥留之后,这两名战士终因伤势过重而抢救无效,最终没有挽留住他们年轻的生命……

那个被他双手从担架上抱起的烈士,尽管无法知晓他的名字,当李宪树用双手把他抬起放在停放处时,刹那间,他的心被强烈地震撼了。他的后背已被炸出了碗口大的一个窟窿,他的体重明显轻了许多,就像是一片云。可是那一刻,李宪树的心却沉重的像一座山。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当轻轻地把烈士放在那儿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安放一个熟睡的婴儿。末了,李宪树认真看了烈士一眼,也就是那一眼,让他永远记住了那张充满雅气的脸。是的,他还那么年轻,就在他人生道路上才刚刚起步的时候,为了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和人民的生命安全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的生命……

“4·28”这一天,李宪树没有咽下一口饭菜,死难战友的颜容不断地在他脑海里萦绕着,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李宪树为战友们的英雄壮举而自豪,为他们的牺牲而痛惜!

当战斗再次打响后,李宪树所在的排主要任务是往阵地前沿运送弹药,那些炮弹被战友们从驻地装上车后,运往六公里以外的老山主峰,直到汽车无法行进,他们再将炮弹从汽车上卸下来,而后肩扛着越过雷区,一步步迈向老山前线。

那不是行走,更不是奔跑,无法想象在遍布荆棘的丛林山涧,当你扛着沉重的炮弹箱,越过雷区,艰难地爬上老山主峰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克服怎样的艰难困苦。

是的,那是在攀登,或者说是在爬行,没有到过老山,你无法想象老山的陡峭。遇到险要的山坡路段,它的坡度几乎接近垂直,而就是在这样的坡段之下,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稍不留神,或者一个闪失,后果是难以预料的。可是,战友们谁也没有退缩,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要将弹药送到前沿,为前方打胜仗而尽力。就这样在无路可走的森林里,山地间,李宪树和战友们一起全副武装,肩扛着沉重的炮弹箱,冒着炮火硝烟,亲历生死,一步一步艰难地向老山主峰攀登着。

有一天,5点多钟,天刚蒙蒙亮,浓重的雾气为老山增添了神秘的面纱。在潮湿的雾气里,李宪树遵照排长的命令和战友们一起扛着弹药,穿过浓密的竹林和一道道沟壑,艰难地向老山主峰方向行进。  头顶上的炮击声呼啸不止,巨大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战场上的环境恶劣难以形容。李宪树和战友们谁也无法预料下一步会不会蹚在地雷上或是被冷不防从一片密竹里伸出的枪口所射中。山上的毒蛇随处可见,体态巨大的老山蚊子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昆虫寸步不离地相随着,在战友们的头上叮咬着,飞叫着……

那是世界上最为艰险的一段路途,死亡之神就像是盘旋在头顶上的蚊虫一样,随时都会降临到每个战士的头上。当李宪树艰难地把弹药送上阵地后,已经精疲力尽,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下山的路线已经分不清楚了。此时,如果不慎从半山腰上滑落下去,只有一个结果,不是被摔死,就是被密布的地雷炸的粉身碎骨。怎么办?那一刻,他的心里矛盾极了,但是,身处绝境,终其一死,他没有别的选择。略做沉思后,李宪树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决定;用雨衣裹住自己的身体,双手抱着头,屏住呼吸,选择了一处山坡,顺着山坡滚下去……那一刻,他挑战了死亡,他把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他真的就这样滚了下去……滚啊滚啊,时间漫长的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但是,他能够清楚地听到从内心深处传来的声音;“一定要活着!”滚动的身体终于停了下来。没有爆炸声,四周异常的寂静。此时,只有他心脏的跳动声依然是那样的铿锵有力。慢慢地他大口地呼吸着夜色中潮湿的空气。心中禁不住一阵狂喜,还活着。他真想放声大喊;“战友们我还活着!”活着,是一件多么让人快乐而美好的事情。稍顷,李宪树和战友们会合了,战友们激动地注视着,簇拥着,在心里默默地呼唤着!这天回到驻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从早上5点起,到晚上9点,整整16个小时滴水未进,他们冒死完成了往老山主峰运送弹药的任务。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死亡无处不在,用不着任何铺垫和周折。

在作战过程中,他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有一天,天接近晌午,令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运送弹药的路途上,有一辆运送弹药的汽车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李宪树所在的班接到命令,将那辆被炸毁的车中弹药转移到前来接应的弹药车上,并将所有弹药运往前沿阵地。

事情出现在转运弹药的当口,此时,敌人的炮击还没有停息下来,炮弹从远处呼啸而至,并不时在战士们身边轰然爆炸。战士们在炮火声中顾不得生命危险,从那辆被炸毁的车辆上迅速的搬下一箱箱弹药。此时,正当李宪树弯腰准备搬弹药时,一发炮弹袭来,猛然间在他附近爆炸了,顷刻间,一块弹皮呼啸着砸在了李宪树的头盔上。在他愣怔的瞬间,那块弹皮滑落在他正要抓起弹药箱的右手虎口上,滚烫的弹片恶狠狠的灼了他一下,一身冷汗瞬间湿透了他的全身,半天动弹不得,他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一次生死劫难……

如果说这次的历险是一次幸运的话,那么事过不久,幸运之神再次光顾。有一天,李宪树和另外一名战友接到向阵地前沿运送弹药的任务。当他们护送着两辆弹药车路过三转时,就遭到了敌人的炮火袭击。驾驶员左躲右闪,想快速通过炮击区。但是,一发炮弹还是不偏不倚击中了前面的车辆。驾驶员被一块弹皮击中当场昏迷,后来,经过医生尽力抢救,尽管保住了生命,但是,这位战友却成了植物人。

李宪树和战友们一边收拾残骸,一边清理道路,准备继续前行。就在这时,一发炮弹鬼叫着穿透空气飞驰而至,发出了炸雷般的响声。无数的弹片四散开来,其中一块弹片“嚓”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李宪树的头盔上。他感到头部被谁用铁棒猛击了一下子,好久没有缓过神来。定神之后,李宪树把头盔摘下,只见头顶的正前方,由上至下被弹皮齐刷刷的切开了一个三寸左右的豁口,就这样他再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在老山作战的日子里,李宪树和他的战友们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重重艰难困苦,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赢得了首长们的好评。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